产品下载
主页 > 产品下载 >

狼和猞猁是死敌它们都吃貉貉却能巧妙地生存在狼和猞猁中

发布日期:2022-08-21 09:46   来源:未知   阅读:

  狼和猞猁都喜欢吃貉子,但小小的貉子能让狼和猞猁变成死敌,它却游刃有余地周旋于两大猛兽之中安然无事。

  松花湖畔的护林员、老猎人楚炮头说,上世纪八十年代,獾子岭上的小小貉子靠智谋赶跑了獾子,让自古以来的獾子岭变成了貉子的天下。

  但是獾子岭还有狼、猞猁和狐狸。肥肥胖胖的貉子是狼的美食也是猞猁的佳肴。貉子应该抗不住两大猛兽的连续绞杀而很快灭绝吧?但是獾子岭的貉子偏偏能周旋在狼和猞猁中间,活得左右逢源。因为它充分利用了狼和猞猁的死敌关系。

  楚炮头说,貉子算不上冬眠的动物,它顶多算个贪睡的家伙。因为冬眠的獾子、黑瞎子从十一二月份冬眠,一觉会睡到来年的二月末三月初或者三月末。但是貉子没有这么大的觉。它总是很晚才溜进獾子洞,趁着獾子已经集体冬眠而蹭房住。整个春季里还要不断地出洞到雪地里寻找食物。整个春季,獾子岭的林海雪原中随时可以看到貉子那特殊的双双对对的链式脚踪。

  春季是长白山野生动物最难熬的季节,五个月左右的林海雪原,让所有不冬眠的动物时刻处于饥寒交迫之中,几个月的寒冬熬过来,个个骨瘦如柴。

  春季猎捕是狼和猞猁极其困难的事。林海雪原中的狍子、鹿、野猪经过虎、豹、猞猁、狼的轮番猎捕所剩无多。因此,獾子岭中的狼和猞猁因为争夺猎物经常大打出手。

  春季的貉子饿得睡不着,常常出洞捡一点狼和猞猁的残渣剩饭吃。狼一旦看到胖乎乎的貉子就会食欲大振,放纵追赶。貉子体小腿短,拼命一纵只有一米半远,而狼一纵足有五六米远。尽管貉逃跑起来左拐右拐,但总是逃不脱狼的追击。貉子没法儿,只好采取最后的逃命招——爬树。

  貉子爬树的本领不高,但是有狼追来,爬树的速度会变得飞快。一旦爬到足够高的树杈上,它就会回头蔑视地看着狼:有能耐你上树抓我呀!狼不会上树,气得原地蹦高,但根本够不到貉子,只好蹲坐树下困守:困死你个死貉子,饿不死你也冻死呢!但是,狼忘记了貉子的皮毛比狐狸的皮毛还厚实,还保暖。常常是貉子耐心地团缩在树杈上睡觉而狼既冷又饿地忍辣眼,只好讪讪地溜走。

  貉子上树能逃过狼的追捕,但却难以逃脱猞猁的追踪。猞猁善于爬树,爬树的本领比金钱豹都迅速。

  某天,楚炮头发现一只貉子正在雪地里寻找食物,忽然一只猞猁出现。这是獾子岭的一只雄猞猁,个体很大。猞猁是长白山中号称“三王”的猛兽,攻击力仅次于豹子,比狼厉害。

  猞猁忽然昂起头,高高耸立起双耳上的那两撮毛,凶狠的眼睛四处观察着。它嗅到了貉子身上的气味,接着眼睛便锁定了那只在积雪上蹚出了一趟雪沟的貉子。猞猁盯着貉子,先是慢行几步,接着猛然加速朝着正在寻找食物的貉子放纵扑来。

  貉子的警惕性很高,远远看到猞猁扑来立即窜上一棵枯木站杆。猞猁大喜,跑到枯木站杆前轻松一纵,身体已经攀上了两米多高的枯树干,只需再一纵身就可把正攀爬的貉子叼在口中。这个胖家伙,正好够吃一顿午餐呢!猞猁猛地一窜张嘴就咬时,貉子却一头钻进了树丫杈上的一个树洞。猞猁急忙窜到树洞口想钻进去堵到洞中杀死貉子,束手无措,洞口太小。

  树洞中传来貉子身上诱人的气味。猞猁只好用双爪不断抠着洞口的朽木,想扩大洞口尽快追进树洞。

  枯树洞是貉子早就侦察好了的,目的就是准备在枯树附近遭遇狼和猞猁追捕时能够紧急避难。此时,它害怕猞猁钻进洞来,再也不敢大意,急忙从树根上的洞口溜出,向着附近的一个獾子洞跑去。你猞猁喜欢在树杈上抠树洞就抠吧,貉大爷可是先跑了。

  猞猁发现时,貉子已经逃出了近百米远。猞猁大怒:小小的貉子竟敢利用爬树钻洞之法骗猞猁!一个纵身远跳,落到了十几米外的雪地上,然后快若闪电地朝着貉子追去。

  猞猁还是晚了一步!貉子偏要等着猞猁眼看要追到洞口时才一头钻进洞中。猞猁试了试,洞口太小,自己还是钻不进去。而貉子就在洞中不远处,看着洞口无可奈何的猞猁吱吱大叫。意思是:你倒是进来呀!

  楚炮头有次巡山,发现一只怀孕的母狼和一只猞猁遭遇了。猞猁只打量了母狼一眼就坚决地发起了攻击。母狼因为怀孕而战力大幅度下降,拼杀几个回合后实在不敌猞猁,急忙扭头往窝中逃跑。猞猁疾如闪电,几个纵跃追上母狼,把它扑倒在地一口锁喉。

  此时一只貉子正很有耐心地俯卧在旁边的一块石头上,贪婪地看着猞猁大吃大嚼着狼肉。不一会儿,猞猁吃饱后把狼的残体拖到隐蔽处藏好才离开。

  貉子跟踪了猞猁一会儿,见猞猁确实走远了才窜回来享受着免费的午餐。但是貉子吃饱后并没有立即走开,而是把猞猁刚才啃嚼的一条狼爪子叼跑了。

  楚炮头好奇,远远跟踪着这只貉子。貉子一气儿跑到了西山沟中的一个狼窝前,趁着无狼把狼爪扔到狼窝中立刻原路返回,快速地窜回猞猁吃狼的地方躲藏好。不久,一声狼嚎传来,一只身高体壮的公狼带领几只母狼向着这边追来。狼群是循着貉子走过来的气味追来的。不久,它们惊骇地发现了母狼的残骸。

  第二天,楚炮头巡山时,发现那几只狼正在围捕前来吃母狼残骸的猞猁。猞猁打不过狼群,左冲右突好不容易突出狼围,呼地一声窜上了旁边的大树。狼群嚎叫着,把那棵大树围起来。但是猞猁毫不惧怕地在大树杈上走来走去。不一会儿竟然几个纵跃,跳到另外一棵大树伸过来的树枝上,从远处跳到树下逃跑了。

  某天,猞猁猎到一只狍子,把没吃完的狍子又掩埋在草丛中走了。那只早就窥伺在旁的貉子吃饱了猞猁的狍子肉后,叼起一块狍子肉送到了狼窝中。貉牢记猞猁的追杀之仇,决定借狼之口杀掉猞猁。

  猞猁自从捕杀了母狼,就彻底惹怒了獾子岭的狼群。公狼想彻底铲除獾子岭猞猁的隐患,就经常带领几头母狼围捕这只猞猁。这次得到貉子的引诱后,几只狼立刻前来吃掉了猞猁剩下的狍子,潜伏起来等候猞猁。

  猞猁回来后狍子没有了,而周围都是狼的气息。当它发现中了狼群的埋伏想要逃走时为时已晚。它只好拼命施展纵横跳跃的特长杀出重围,朝着最近的一棵大树窜去。但它刚刚跃起,就被埋伏在大树树干后的公狼像篮球运动员上篮一样,猛然纵身而起,一口咬住猞猁的一条后腿,把它扯下平地。其它几条狼群起而攻,狠狠地咬在猞猁身体的不同部位,然后用力一扯,生龙活虎的猞猁竟然惨叫一声,被四只狼活活撕裂了……

  楚炮头发现,猞猁和狼互相找茬打架时,貉子就安全多了。真是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但是,自从那只雄性猞猁被狼群活撕后,几只母猞猁纷纷逃离了獾子岭。这里又成了狼群独大的江湖。没有对手的狼又开始找貉子的麻烦。时不时就会有貉子做了狼族的点心。貉子又恨透了狼。

  獾子岭几十只貉子中有一只貉王。楚炮头眼睛毒,终于认出貉王就是那只偷了狼爪送到狼窝,又叼着狍子肉送到狼窝的貉。这是只诡计多端的貉子!它的身体最大,是獾子岭一呼百应的角儿。他还发现,许多貉子都集中居住在貉王占领的大獾洞中。

  楚炮头决定跟踪这只貉,反正自己的任务是巡山,怎么走都是走。如果跟着貉王走,发现貉王的秘密,不是格外的收获嘛!

  他终于发现:貉王侦察到了一只母猞猁的巢穴。猞猁是独居动物。巢穴筑在一个山岩缝隙中。貉王趁着母猞猁外出打食时窜进猞猁窝,叼起一只小猞猁快速逃走了。它跑到了狼窝,趁着狼不在,把猞猁崽扔进狼窝,逃之夭夭。

  不久公狼和母狼回窝。正当它们围绕着猞猁崽转来转去不知所措时,母猞猁呼啸而至,把猝不及防的两只狼一顿狂撕滥咬,弄得它们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

  从此之后,狼窝再无宁日。猞猁时不时就会突然冲进狼窝大杀一顿。弄得狼群一刻也不敢让小狼离开身边。但小狼依然被猞猁不断捕杀。狼群只好再次发动对猞猁的围剿。

  楚炮头发现,当猞猁和狼的关系紧张时,獾子岭的貉子们又开始无忧无虑地到处乱窜了。貉群的安宁,是靠貉王在狼和猞猁之间的挑拨离间换来的。(作者简介:王天祥,籍贯山东青岛,高级记者、作家,在东北林海雪原生活了50多年,出版长篇小说等各种专著42部,撰写电视剧200多集,创作历史、文化、风光、纪实等专题电视片数十部,在各类报刊发表文章数百篇,发表网络文章千余篇。)